澳洲龙虾岳麓山下安家

2019年06月21日14:30  来源:长沙晚报
 

  ↑随手捞出的成虾,蓝,近两个巴掌长。受访者供图

  ↑随手捞出的成虾,蓝,近两个巴掌长。受访者供图

  →叶传剑正在繁育池检查种虾情况。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洪虹 摄

  →叶传剑正在繁育池检查种虾情况。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洪虹 摄

  湖南女婿叶传剑在岳麓山下莲花镇的这个夏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充满期待。经过三年的沉淀、打磨,这位留法硕士从南半球漂洋过海带来长沙的澳洲淡水龙虾(简称澳龙),不仅为团队引进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还将为10月至明年春天长沙居民的餐桌,奉上一道“轻奢”档次的品质菜。

  旁人眼中从事高精尖工作的“白面书生”,为何回湘当起了农民?“不只是因为澳龙填补了长沙‘轻奢’龙虾市场空白,我更想通过团队的努力,证明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农业项目也能实现经济、社会效益双丰收。”6月初,当叶传剑带记者参观他的澳龙养殖基地时,数位投资人正蹲在繁育池边细细观察龙虾品相。一旁,新开辟的50余亩水塘蓄势待发:“盒马鲜生已经和我们签订了协议,要求每天给他们供应5000斤,这相当于去年的总产量!”  

  “白面书生”回湘做农民

  记者眼前的叶传剑,虽不改书生相貌,但3年的养虾生涯,让他的皮肤黝黑发亮,有了“黑面农民”的质感。叶传剑的合伙人皆是有着高学历和丰富实战经验的相关领域专业人士。他们为什么放弃白领身份回湘当农民?

  “我在法国13年,特别想念家乡的味道,《舌尖上的中国》经常看得口水直流。”叶传剑坦言,为了一解乡愁,法国的湖南人经常会聚在一起寻味小龙虾。偶然一次在澳大利亚旅游,大家发现澳龙的外形、口味类似中国的小龙虾,品相、肉质却更胜一筹。一行人一拍即合,决定把这美味带回国,开拓国内市场。

  因对国内农业土地流转政策、投资环境等都不熟悉,叶传剑团队在全国走了一圈,却四处碰壁。“农民一听是留学生回来搞农业,就怀疑不靠谱,不愿意相信我们。”叶传剑说,历经一番波折好不容易与一家颇具规模的农业合作社达成协议,合同都签好了,对方最终还是因不信任婉拒。

  彼时,第一批购回的虾苗已到货,如不马上投产,前期100多万元的投入无疑就打了水漂。经朋友介绍,叶传剑决定到莲花镇碰运气,没想到一来便爱上了这里。他赶紧请专业机构评估莲花生态环境,更没想到,无论是土壤还是水质,这里都十分适合养殖澳龙。就这样,来自异国他乡的澳龙在长沙安了家。  

  攻克难关喜获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澳龙凭什么征服长沙人?在基地繁育池,叶传剑随手捞出一只公虾,只见虾体干净透明,呈蓝,往手上一放,身长直逼两个巴掌。“这还不算大的,大的从钳子到尾巴,有手尖到前臂这么长!”叶传剑说,基地繁育的澳龙体重为300至600克不等,每千克售价130元至160元。

  习惯了温暖的生长环境,在长沙过冬成了澳龙的大问题。为了攻克这一难关,叶传剑团队又埋头搞起了研发,2年多时间,投入100余万元,终于探索出自动化水产温室养殖模式。“通过设定好程序的电脑与各种养殖机械设备联系,形成一个网络,达到自动控温控水控食的目的,这样能大幅度降低人力资源成本,提高养殖效率。”叶传剑领着记者走进繁育基地,虾苗们正安静地待在水中专用“小屋”内繁育新苗,温度计显示,室温26摄氏度,水温28摄氏度。

  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叶传剑的首批2500公斤“湖南澳龙”上市即被抢空,销售额140余万元。欣喜之余,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的养殖目标,又让叶传剑为资金犯了难。

  一次偶然机会,叶传剑在麓山南路某网咖休息,电脑屏幕中突然跳出一条“创客中国”岳麓区的参赛报名信息。“我一看一等奖有30万元,而且还能与其他创业者交流学习,马上就决定要报名。”叶传剑说,那场比赛虽然只拿了第六名,也没得到奖金,但后期收获了天使投资人的数百万元投资以及盒马鲜生等平台的关注。  

  “农民也可以成为中高收入人群”

  “明年看有没有可能扩张到600亩,300亩自行养殖,300亩搞‘公司+农户’养殖模式,带动周边农户共同致富。技术成熟了,一年可养虾三季,产量每年可以到50万斤以上。农户养,我们包销,利润分成。”面对如雪花般飞来的订单,叶传剑按下了“暂停键”,他留下一部分种虾,计划扩大生产,带动周边农户一起养殖。他还打算探索澳龙与水培作物混养模式,通过水培秋葵、水培空心菜等,提高亩产值。

  “在湖南,澳龙关键在繁育阶段,我这方面的技术成熟了,就可以传授给其他农民。”从最初不懂如何与农民打交道,到养殖基地起步、获得投资、项目升级在即,再到意欲与农民共同致富,叶传剑变成了新时代的新农人,也让现代农业项目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

  让叶传剑毅然放弃法国的高薪职位回国当农民,还与他在法国农业部与联合国自然物种科学部的一段实习经历有关。“当时我被外派到尼日利亚达尔富尔地区,因为粮食不足和其他问题,那边很多人被饿死。”他觉得,农业是情怀,是一种社会责任。

  “法国是农业大国,法国的高收入人群很多都是农场主,我觉得我们的农业,只要技术和管理到位,解决资金问题,农民致富也不是难事。”叶传剑说,他有一个初心:想让社会改变对传统农业的认识,相信未来农业可以让中国农民成为中高收入人群。(记者 洪虹)

(责编:何萌、邢佳)